公司首页 工业大学 仪表隔离器 隔离仪器栅 浪涌质量器 一流变送器 结果变送器 系统及优质集成 服务范围
当前所在位置: 主页 > 服务范围 > 一对冤家科教仪器肯定不陌生 一对冤家科教仪器肯定不陌生 2017-09-10 16:26
 
  上面这两个人朋友们,他俩啊,可是恋爱的时候就打打闹闹的,现在婚姻的第十一个年头快过去了,还是一样,谁也不会让着谁。
  
  是啊,十一年快过去了,好快的。想想我们走过的路,喜怒哀乐,酸甜苦辣无一不在我们身上体现。
  
  恋爱时期:
  
  别人谈恋爱的时候都是唧唧我我,风花雪月,可是我和老公恋爱的时候我很任性,很刁蛮,老公处处让着我,忍着我可我还是经常无理取闹。和老公分分合合,合合分分了无数次,我还是披上了嫁衣,做了他的俘虏。
  
  步入婚姻:科教仪器
  
  在民政局领那两个小红本本的时候,我看着老公:“我就这样把自己嫁了吗,这个男人以后就被我成为‘老公’了吗,以后他就是那个和我同床共枕的人吗?”我的心里没底,竟然还有点失落落的。当那个大红印章终于落在了本本上,我终于把自己托付了。
  
  在最初的一年里,我享受到了爱情的幸福和甜蜜,激情和欢乐。那时候,老公一直忍让着我,由着我的任性和极端,我因此得到了满足。记得有一次我刚洗完脚剪脚趾甲的时候,没有看清,把脚趾剪破了,疼的哭了。老公走过来:“看你毛毛躁躁的,剪破了吧。”老公拿过剪刀低下头帮我剪。看着老公把我的脚放在他的胸前,一只手抱住,另一只手拿着剪刀细心地帮我剪脚趾甲,我的心暖暖的。那以后,我的脚趾甲长了,就习惯地把脚一伸:“哥,长了。”老公就去拿剪刀。
  
  记得那时候,老公最喜欢我的长发了,为了老公,我一直都是一头的长发。每次洗完头,老公帮我擦干头发,细心地帮我梳头,怕梳疼我,就直问我:“疼吗?”“不疼,很舒服呢。”我喜欢老公给我梳头的感觉。
  
上一篇:香港马会还有我不会干的 下一篇:我征得了老公的同意去上班了
  • 让姐姐对工业大学格外怜悯和疼爱
  • 涵冰姐姐每次你来都说太阳雪快成
  • 孤独与寂寞的资料包围着我
  • 屋里空空的香港只有键盘的敲打声
  • 我空间里写的最多的是和老公的生
  • 妈妈正用热毛巾敷着手腕呢
  • 也不想听到那些电话的声音
  • 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都可能发生
  • 那一片的商家都怕他按月交保护费
  • 这几天在香港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