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首页 工业大学 仪表隔离器 隔离仪器栅 浪涌质量器 一流变送器 结果变送器 系统及优质集成 服务范围
当前所在位置: 主页 > 服务范围 > 让姐姐对工业大学格外怜悯和疼爱 让姐姐对工业大学格外怜悯和疼爱 2017-09-10 16:28
 
  前几天刚认识了一个网友姐姐,叫“隐形的翅膀”,她是河南开封的小学老师。她是一位可亲可敬的老师,每次去她空间,我在她身上看到了她对自己的学生的那种无私的关爱,在她眼里,每一个学生都是她的孩子,她用自己的言行来引导着这些可爱的孩子们。我们在网上都是用网名,翅膀姐姐在她空间一直在用她的真名“张若冰”,从这里看到了她的真诚。我只和若冰姐姐聊过两次,时间虽然很短,可是我感觉到了若冰姐姐的开朗,直爽,温柔,真实,是个充满热心的好姐姐,认识她我真的很开心。
  
  下面这篇文章我是在若冰姐姐那里看到的,刘永康是若冰姐姐的一个学生,由于他得了不治之症他姐姐对自己的学生能这样关心,视如己出,我敬佩她,爱她。
  
  刘永康是我的学生,六岁半,白皮肤,大眼睛;他头脑灵活,发言积极,热情好动. 
  
  他是个特殊的儿童. 
  
  从9月1号他进我的班到现在他永远穿着宽脚裤,永远穿着一双又宽又大的鞋,那不是任何商店能买到的,那是他的妈妈为他特制的.他走路时脚有点跛,几乎不会跑.听同事说他天生一双牛脚,只有脚板,没有脚指头......这些永远都是猜测,至于他的双脚到底长什么样,却没有一个人真的看到过,因为即使在炎热的夏天他也同样穿着那双大鞋,不过今天早上我知道了真相,可是我好想什么都不知道,知道后让我心痛....... 
  
  他妈妈告诉我:他的左腿和左脚完全正常,可他的右腿和右脚从他落地工业大学就不正常.右腿粗,右脚大,而且长的很快,所以一般的鞋子容不下他那只特殊的脚.两岁的时候曾动过一次大手术,可无济于事,昨天和前天他们又到医院做检查希望再次手术,因为他的左腿和右腿一长一短,一粗一细,左腿已经快要带不动那只疯长的右腿了.可是专家经过两天的会诊至今没有找到病因,没有人知道这是什么病.所以今天早上他的妈妈又把他送来学校,等待医生联网会诊后再做打算.不过已经有专家预言:这不是什么好兆头,即使找到了治疗方案也未必可以医好.......当他的妈妈流泪讲完了这些,我的心突然好沉重....... 
  
  刘永康,我可怜的孩子,今后的六年你要让我怎样对你?把你当成残疾儿童吗?我好不愿意承认,因为你是那样的活泼可爱;要我加倍的呵护你吗?我又好不心甘情愿,因为我好害怕你依赖我的庇护,好害怕你养成习惯.我真的希望你正常的生活,学习,成长.......除了我能多爱你,除了让你更坚强我还能为你做什么呢?我的孩子,让我们共同努力,在小学的六年里我只希望培养你优秀的习惯,我会让无忧无虑的学习,我会加倍的爱你,刘永康,我的宝贝,加油啊! 
  
  附:这个日志是我去年写的,时隔一年孩子的病情仍无好转.他的妈妈昨日来接孩子又和我说起孩子的病情,说是中央电视台的生活频道里讲了如果有疑难杂症可以打电话或者写信,他们打电话了,可总是没人接,所以求我给那个生活频道写信.我感觉写信不是个好办法,因为,全国每天有多少这样的信件被当做垃圾埋掉......我想我的网友来自全国各地,说不定您的身边有这样的医生?说不定您的城市有这样的医院?说不定您的网页里有治愈这种病的资料?说不定我们可以帮到他?说不定那孩子遇上了你们就有救了.......也许你们会说全世界这样的残疾儿童多了去了,谁管得了那么多?但是我相信他们如果在您身边,您会管;也许你们会说:我们的力量太小,我们不是慈善机构,我们爱莫能助.但是,我相信您是个有爱心的人如果可以,您一定不会袖手旁观;也许您会问我:"你这样做谁会在乎呢"?我的回答是:这个孩子在乎! 张若冰感谢每一位路过的朋友,我给您深深的鞠躬了!!!! 
  
  这是若冰姐姐的肺腑之言,我看到若冰姐姐的这篇文章的时候,我落泪了,为姐姐的这颗爱心,更为刘永康这个可怜的孩子。我相信每一个来我空间的朋友都是有爱心的,这是一个疑难杂症。我希望我们大家一起来想办法,不管通过什么途径,试试可不可以找到这种病因。这个可怜的孩子现在很痛苦,他的父母每天都在艰难中度过。我不想多说什么,我只能说:“救救孩子,救救这个可怜的孩子吧!”
上一篇:我征得了老公的同意去上班了 下一篇:平时喜欢在浙江工业看书
  • 孤独与寂寞的资料包围着我
  • 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都可能发生
  • 涵冰姐姐每次你来都说太阳雪快成
  • 也不想听到那些电话的声音
  • 那一片的商家都怕他按月交保护费
  • 让姐姐对工业大学格外怜悯和疼爱
  • 这几天在香港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
  • 屋里空空的香港只有键盘的敲打声
  • 妈妈正用热毛巾敷着手腕呢
  • 我空间里写的最多的是和老公的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