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首页 工业大学 仪表隔离器 隔离仪器栅 浪涌质量器 一流变送器 结果变送器 系统及优质集成 服务范围
当前所在位置: 主页 > 服务范围 > 自己在仪器仪表厂想借此放松一下 自己在仪器仪表厂想借此放松一下 2017-09-10 16:29
 
  昨天本打算暂时离开空间几天,不让自己天天沉溺于网络里。只是当我打开信息中心的时候,三个好友的日志吸引了我,让我停下了准备离开的脚步。这三个朋友的日志都分别描写了他们对待孩子的方式,我看完以后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对孩子,我们应该怎么办?
  
  我先去的“傍海观潮”的空间,在他空间里,我看到了作为父亲的严厉,看到了孩子那可怜巴巴的眼神。我知道他也不想打孩子,打了孩子一定很后悔,可是他毕竟下手了。看到他,我想起了我以前,我对女儿又何尝不是呢?女儿一直惧怕我,在女儿的眼里,我的话就是圣旨,根本就没有回旋的余地。
  
  从小,我就对女儿要求很严厉,不希望在女儿的嘴里说出“不”。我记得女儿四岁的时候,感冒了,我买来了药让女儿吃。我知道药很苦,女儿不喜欢吃的,我就命令她必须吃下去。可能和我的性格有关,我从来不会哄她,只会命令。女儿看到我的威严,战战兢兢地拿着药往嘴里放,刚想哭,我喝道“不许哭”。女儿的眼泪在眼眶里始终没有落下来,把药吃了进去。其实我不是冷血,看到女儿的样子我的心里也酸酸的,可是在我的眼里,对孩子必须要严厉。
  仪器仪表厂
  女儿上幼儿园中班的时候,我有一次打女儿,一个巴掌打在女儿的后背上,立刻留下了五个指印。那时候正好是夏天,我也不知道女儿的老师是怎么看到的,我去接女儿的时候,女儿的老师问我,孩子犯了什么错误,为什么对孩子这么狠。女儿的老师说当时看到女儿的后背都哭了。面对老师的责问,我能说什么呢,我知道我下手太重了。
  
  女儿二年级的时候,快“六一”了,女儿的学校要求一个班级只出一个节目,女儿的班里有个小男孩歌唱的很好,所以老师没有再安排别的节目。女儿很想跳舞,心里不服,我也是,一向要强的我找到了女儿的老师。可是老师说是学校要求的,她也没有办法,我就找了校长,说一定让女儿跳好。我买了碟片,在家里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地教女儿。由于我以前就有跳舞的基础,所以我的动作拿捏的很好。彩排的时候女儿通过了,看到女儿在台上的表演,我很满足。
  
  女儿三年级的时候,有一次考试没有考到90分,我很生气,找出了一根木棍开始打女儿,女儿腿上,后背上一道一道的血印子。女儿苦苦哀求:“妈妈,不要打了,我下次一定会考好的。”可是我正在气头上,哪里听的进去,打完就把女儿推到了楼道里,让女儿在门外整整站了一个小时。其实打着女儿的时候我也哭了,就是看到女儿这么不争气。后来女儿把棍子藏了起来,我那次要在床底下找东西,找不到棍子了,问女儿,女儿说:“妈妈,你发誓以后打我不再用棍子了,我就告诉你在哪里。”当时我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后来我和一个朋友说起,朋友说我,有你这样当妈的吗?你是不是把你以前没有完成的梦想完全放在了孩子身上,这样会把孩子压垮的,不就是一次没有考好吗,你就当天塌了呀。
  
上一篇:平时喜欢在浙江工业看书 下一篇:没有了
  • 也不想听到那些电话的声音
  • 屋里空空的香港只有键盘的敲打声
  • 妈妈正用热毛巾敷着手腕呢
  • 涵冰姐姐每次你来都说太阳雪快成
  • 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都可能发生
  • 我空间里写的最多的是和老公的生
  • 孤独与寂寞的资料包围着我
  • 这几天在香港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
  • 让姐姐对工业大学格外怜悯和疼爱
  • 那一片的商家都怕他按月交保护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