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首页 工业大学 仪表隔离器 隔离仪器栅 浪涌质量器 一流变送器 结果变送器 系统及优质集成 服务范围
当前所在位置: 主页 > 隔离仪器栅 > 看了肖中特的一篇日志写的特别好 看了肖中特的一篇日志写的特别好 2017-09-10 16:39
 
  有天去了一个朋友的空间,他,是他回老家帮助父母干活,家里种了地瓜,芋头~~~~我看了就纳闷了,地瓜和芋头不是一个吗,怎么还分开来写?带着这个问题我就给他留言了。他到也干脆,回复道:雪姐姐,你该不是连地瓜和芋头也分不出吧?
  
  其实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说地瓜不是芋头呢。我从小在我们这个县城长大,由于奶奶一直不喜欢我,我很少去奶奶家,所以好多东西都弄不明白。在我从小的记忆里,地瓜有三个名字:地瓜,红薯,芋头。唉,活了三十多年了,现在才知道,地瓜和芋头不是一家。
  
  被这个朋友一笑,本来我脸皮就薄,这下就更不好意思了,怎么也要弄它个明白。我看了看我在线的好友,“有你我开心”在线,打了个招呼,我就问他知道地瓜和芋头的区别吗?他可好,捂着嘴大笑。哼,嘲笑我。我就是不知道才问啊,早知道他这样,我才不要问他呢。到底谁才不会笑我呢?我犯疑了。观潮肯定知道,不过他那个人最喜欢看别人笑话了,如果看到我问这样的问题,还不笑的不知道自己的家门朝哪里开呢,我才不要去问他。
  
  对了,问琦华姐姐,她不会笑我的,我最信赖她了,那天她正好也在线。果然,琦华姐姐不但没有笑我,还告诉我芋头怎么吃呢:“地瓜呢,浑身都是光滑的。芋头呢,浑身长毛,可以炒菜吃。”嘿嘿,我终于明白了什么是芋头了。
  
  我又上网找了找,其实地瓜和芋头的吃法有很大的区别呢。地瓜,我最熟悉了,可以煮着吃,炸着吃,烤着吃。现在大街上卖烤地瓜的,那个香,那个甜。芋头呢,吃法和马铃薯差不多,和肉一起来炖,汤要稠稠的,黏黏的才好吃,也可以炸着吃,煮着吃要沾糖才好吃。看来地瓜和芋头有那么大的区别。
  
  我记得前几年有个电视剧叫《宰相刘罗锅》,里面的荔浦芋头给我的印象最深了,我只是看着康熙吃的那种芋头和我们吃的地瓜不一样,荔浦芋头是南方产的,当时我只是以为那是南方与北方的差异呢,现在才明白原来就是两个不同的物体。
  肖中特
  不止是地瓜和芋头的差别,好多的瓜我现在还分不清呢。比如,冬瓜,吊瓜和金瓜,我就不知道哪个是哪个。有一次老公说想吃吊瓜馅水饺,老公知道我有好多不认识的东西,问我:“认识吊瓜吗?”我说:“吊瓜嘛,就是吊在树上的瓜,认识。”来到菜市场,看着那些瓜我愣住了,吊瓜啊吊瓜,哪个是你,快告诉我啊。我指着一种瓜问卖菜的:“这个吊瓜怎么卖?”
  
  那个卖菜的疑惑地看着我:“这个的冬瓜,那边那个是吊瓜,五角。”
  
  我的脸“刷”一下就红了,赶紧买了瓜付了钱就走人了,回家告诉老公,把老公好一阵笑:“就知道你不认识,还不懂装懂。”我警告老公,以后再也不要想吃这个瓜那个瓜的了,想吃自己去买,反正我是不去买了。
  
  由于对好多东西不认识,被老公笑的地方多了,比如老公经常指着麦苗不怀好意地对我说:“看看这些韭菜长的好不好?”哪有这样笑人家的,我还不至于韭菜和麦苗都分不出吧。前几天送公公去大姑姐家,大姑姐家里好多棉桃,老公看着棉桃还不忘损我:“这些都是鲜核桃,你不是喜欢吃核桃吗?”什么呀,我知道那是棉桃,哼!
  
  不知者不为过嘛,干嘛要笑我,别看我好多东西不认识,做菜我可是最在行了,哼!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屋里空空的香港只有键盘的敲打声
  • 也不想听到那些电话的声音
  • 这几天在香港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
  • 那一片的商家都怕他按月交保护费
  • 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都可能发生
  • 妈妈正用热毛巾敷着手腕呢
  • 我空间里写的最多的是和老公的生
  • 屋里空空的香港只有键盘的敲打声
  • 孤独与寂寞的资料包围着我
  • 涵冰姐姐每次你来都说太阳雪快成
  • 让姐姐对工业大学格外怜悯和疼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