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首页 工业大学 仪表隔离器 隔离仪器栅 浪涌质量器 一流变送器 结果变送器 系统及优质集成 服务范围
当前所在位置: 主页 > 隔离仪器栅 > 我忍不住问马会怎么不自己写呢 我忍不住问马会怎么不自己写呢 2017-09-10 16:40
 
  有时候去朋友的空间,看到他们的日志都是转的,如果自己写,人气会多一点的。他们都是一样的回答,不会写。还说我,为什么这么会写,有时候不起眼的事情都被我用这么长的文字写出来。其实不是我会写,也许我天生敏感,也许我真的很脆弱,有时候对方不经意的一句话,一个动作,或者在别人看来很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都会在我的心里荡起涟漪。有的人也许也会注意到,但是笑笑就过去了,可是对于我,会在我的脑海里留下思索的空间。
  
  每次出门,我们这个大院里都好热闹,那些退了休的有的去活动室下棋,打牌,打台球~~~~有的在看自己的孙子(女)或外孙(女),小孩子在前面跑,老人就在后面追,嘴里还喊着:“慢点,不要摔到~~”幸福而温馨的场面。
  
  今天下午出门,也这种场面,我微笑着和他们一一打招呼,两位老人的对话传进我的耳朵。一个问:“你孙子快满月了吧?”
  
  另一个笑着说:“还没呢,只有25天。你孙女应该快满周岁了吧。”
  
  刚才那个道:“要到下个月18号呢,也快了。”。。。。。。
  
  这是很平常的一段对话,不在意的,这话从耳边也就过去了。可是仔细想想,却真的让人很感动。我刚生完女儿的时候,看着这个肉呼呼的小家伙,那种喜悦的心情可想而知。女儿啼哭的样子,吃奶的情形历历在目,每天都快乐地给女儿数着日子,过完百天过满月。是啊,刚出生的婴儿,居然以月、天来计算。在人生最初的时光里,居然有人为你一天两天,一月,两月地数,好像是一种习惯, 但是对于这个小小的生命,何尝不是一种初涉人世的荣幸?
  
  随着岁月慢慢流逝,随着时间的变迁,生命的精度也开始变的粗略了,开始一年一年地数,每年又好像忘了数。尤其是到了中年,最容易把自己的生日给忘掉,那感觉一岁一岁的数都不必了,只是过大生日,五年,十年。感叹岁月的无情,感叹生命的无奈。
  马会
  有了自己的孩子,看着他们在一天一天长大,父辈们会在不经意间要悄悄地离我们而去,我们在伤心之余开始为他们一七、二七。。。。。。地数,这早已成了我们的一种习俗。可是回过来想想,在离开人世的最初时光里,有人一周一周地惦记和眷恋,也是一种安慰和内心深处的那种留恋。
  
  原以为生命年青的时候,就像我们散步的时候有很长一段路可以慢慢走,从没有想过要去抓住什么或者去珍惜什么,大凡把生命看作是一种天然完善的过程,那年轮变慢慢地被缝合,活着便是一种被动而不是能动。
  
  小时候过生日,为自己又大了一岁而开心,现在过生日,为自己一年一年老去而烦心,中年以后过生日,为自己过完一年少一年而窝心。所以在我们人生的慢慢旅途中,每当我们收到生日的祝福的时候,都要万分地去珍惜。它至少意味着我们的生命的精度,因为有人关心而未曾变的太粗糙。
  
  朝着太阳升起的地方去追赶时间差,我们可以去丢掉一个黑夜去用来追回我们逝去的青春。如果百天意味着快乐,黑夜意味着烦恼,我们一样可以让快乐多一点,让烦恼少一点。生命的长度,生命的精度,让我们去爱惜生命,珍惜生命!
  
上一篇:屋里空空的香港只有键盘的敲打声 下一篇:没有了
  • 屋里空空的香港只有键盘的敲打声
  • 孤独与寂寞的资料包围着我
  • 妈妈正用热毛巾敷着手腕呢
  • 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都可能发生
  • 涵冰姐姐每次你来都说太阳雪快成
  • 也不想听到那些电话的声音
  • 我空间里写的最多的是和老公的生
  • 这几天在香港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
  • 让姐姐对工业大学格外怜悯和疼爱
  • 那一片的商家都怕他按月交保护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