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首页 工业大学 仪表隔离器 隔离仪器栅 浪涌质量器 一流变送器 结果变送器 系统及优质集成 服务范围
当前所在位置: 主页 > 结果变送器 > 也不想听到那些电话的声音 也不想听到那些电话的声音 2017-09-10 16:33
 
  每次听到朋友们这样说,我都无力去申辩,只是无奈:“你们以为我想这样啊,我也想找个工作,可是老公就是不让,我又能怎么办。”其实朋友们都知道老公的个性,所以他们有时候开玩笑“你老公愿意养着你,就让他养着呗,多好。”­
  
  在一个阳光充足的午后,我不想睡觉了,我关掉了手机和小灵通,一个人悠闲地来到了街上。很少体会自己逛街的感觉,很少有这样的闲情逸致。看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看着街道两旁小商小贩们忙碌的身影,我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
  
  走到一个大超市门口,我碰到了我以前的一个领导。其实这个超市是我以前工作的地方,这么多年过去了,已经是物是人非了。碰到的这个人是我以前的主任,现在是副总了,我都是叫她“凤姐”,以前她很喜欢我,很照顾我的。好多年没有见过了,她比以前发福了,也多了领导的派头,不过看到我还是很开心:“小燕子,好久没有见了,怎么一点也没变?”­
  
  “凤姐,还小燕子呢,我女儿都快跟我高了。”我笑着说。以前上班的时候,我年龄最小,同事们都叫我“小燕子”,嘿嘿,现在见了以前的同事,他们还这么叫。­
  
  “你看看你的穿着,那里像这么大孩子的妈,倒像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凤姐大笑着“你看看你的样子,真的和以前一点也没变,还是那么有活力和朝气。”­
  也不想听到那些电话的声音
  “老姐啊,不要再取笑我了,都三十多了,还朝气什么呀。”我都被说的不好意思了,低头看看我的穿着:上身是黑白点相间的毛料及腰,袖口过肩的紧身翻领坎肩,里面是黑色高领羊绒衫。下身是一条不到膝盖的短裤,里面是九分黑色高弹裤,脚上穿一双平底中靴。也是,每次和女儿走在街上,都说不像娘俩。­
  
  “现在忙什么呢。”凤姐问我。­
  
  “能忙什么呀,在家呗。”­
  
  “要不来这里上班吧,你还这么年轻,要闲到什么时候啊。”­
  
  我不能先答应凤姐,这个是要和老公商量的,不过我知道,商量也白商量,老公是不会同意的。我和凤姐又说了一会,告诉凤姐考虑考虑,就分手了。­
  
  当我回到家,老公已经回来了,很不开心的样子。我问他怎么了?­
  
  “还怎么了,你干什么去了,手机关机,小灵通也关机。”­
  
  嘿,就为这个啊:“我在家闷了,出去逛了逛,怎么了。手机和小灵通没电了。”我只能说没电了,如果我说有意关机,老公的脑子里不知道又瞎想什么呢。我告诉老公碰到凤姐,她让我去上班的事,我说我真的很想走出去,很想上班的。老公听我说完,脸就沉了下来,说是过了年再说。什么嘛,去年也是过了年再说,这都过了快一年了,还是过了年再说,摆明了就是不让上班嘛,自私鬼,小气鬼,大男子主义。­
  
  人都是习惯了的,老公习惯了每天回家家里有人等着,老公习惯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可是我呢,每天在家的日子我真的不习惯。­
上一篇:或许是自己的心里有了一种倦怠 下一篇:以前的我最喜欢看那些香港的武打片
  • 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都可能发生
  • 我空间里写的最多的是和老公的生
  • 这几天在香港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
  • 涵冰姐姐每次你来都说太阳雪快成
  • 那一片的商家都怕他按月交保护费
  • 孤独与寂寞的资料包围着我
  • 让姐姐对工业大学格外怜悯和疼爱
  • 妈妈正用热毛巾敷着手腕呢
  • 也不想听到那些电话的声音
  • 屋里空空的香港只有键盘的敲打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