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首页 工业大学 仪表隔离器 隔离仪器栅 浪涌质量器 一流变送器 结果变送器 系统及优质集成 服务范围
当前所在位置: 主页 > 一流变送器 > 我正在热乎乎的被窝里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 我正在热乎乎的被窝里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 2017-09-10 16:46
 
  腊月的寒冬,忽然听到一阵的呻吟,我扭头一看,他正紧皱眉头,脸通红,用手按着胃部:“快,快,我不行了。”我知道,老公的胃病又犯了。不容我多想,连忙起身,下床,拉开放药瓶的抽屉,坏了,药没有了。我急忙套了件外套,就出门了。走在路上,好冷,我居然没有穿贴身的内衣,刺骨的寒风顺着肥大的外套往里转,我在被窝捂的暖暖的身子骤然降温,比冷冻鸡翅冷的还要快。我把外套往紧了拉,在寒风里瑟瑟地走,寒风刮向我那没有遮拦的脖颈,刮向我的五脏六腑。我恨恨地:“为了你我都豁出去了,你如果没有良心,怎么对得起我?”
  
  我想起那年夏天,八月,天气异常地闷热。老公呢,感冒了,一直躺在床上,病歪歪的。他不打针,只是吃药,可是怎么也不见好。那天让老公吃了药我就去洗澡了,刚洗完澡,正在冲脚上的泡沫,听到老公叫我,我冲出来:“怎么了,哪里不舒服?”看到老公通红的脸和痛楚的表情,我过去摸摸他的额头,好烫,用体温计量了量,好家伙,39度8:“走,赶紧去医院”。可是老公怎么也不去,就是吃药。家里没有退烧药了,怎么办?出去买吧。我顺手在沙发上拿了件连衣裙就出门了。
  
  脚在鞋里直打滑,是肥皂泡泡,慌的我就没有想到要穿一双平底鞋。路上还有断断续续的人,我急匆匆赶路,高跟鞋踩得地直发颤。我赶到药店,要了退烧药,还有感冒药。。。。。。
  
  推门,进家,给老公吃了药,我才安下心来。刚才太紧张了,陡然松弛下来才发觉浑身不舒服。低头,裙摆的几粒纽扣忘了扣,幸亏是长裙,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走光的呢。
  
  想着这些往事,“恩爱”一词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这就是我们的恩爱吗?想着每天早起给他做早点,想着天天等他下班回家,想着他每年都给我爸买衣服,想着春节他把我妈接过来一起过,想着我每天为他爸做着可口的饭菜。。。。。。
  
  一点一滴地相处,一次次地施与受,我渐渐掌握了他的肉体,他的灵魂,他的痛与喜,他的一切的一切。当我给——我宁愿说,树本无心不阴,我亦无恩于你。但当我受——大海不懂恋爱,石头不懂哭泣,而我又如何不懂一颗感恩的心?
  
  有了恩,想不爱都难!
上一篇:路边的拐角处看到一对情侣在热吻 下一篇:我空间里写的最多的是和老公的生活
  • 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都可能发生
  • 那一片的商家都怕他按月交保护费
  • 涵冰姐姐每次你来都说太阳雪快成
  • 屋里空空的香港只有键盘的敲打声
  • 妈妈正用热毛巾敷着手腕呢
  • 我空间里写的最多的是和老公的生
  • 这几天在香港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
  • 也不想听到那些电话的声音
  • 让姐姐对工业大学格外怜悯和疼爱
  • 孤独与寂寞的资料包围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