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首页 工业大学 仪表隔离器 隔离仪器栅 浪涌质量器 一流变送器 结果变送器 系统及优质集成 服务范围
当前所在位置: 主页 > 一流变送器 > 我空间里写的最多的是和老公的生活 我空间里写的最多的是和老公的生活 2017-09-10 16:46
 
  当初开通空间的时候,为了给空间起个名字,还真是费了一番的脑子。那时候正在热播韩剧《浪漫满屋》,我是个典型的韩迷,当然每集不落的看,忽然眼前一闪,对了,就叫《浪漫满屋》。名字是起好了,可是对空间应该怎么弄,我什么也不会。慢慢知道了去别人的空间转载一些文章,可是几天就烦了,没有一点新意,没有自己的个性,全是别人的,所以我的空间才会这么冷清。我就开始自己练习着写一些东东,我不会那些风花雪月什么的,也不会大谈阔论,只会写发生在我身边的一些点滴,时间长了,也就成了习惯,观察着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记录着身边的琐事,嘿嘿,《浪漫满屋》,倒也贴切。
  
  每个来我空间的人都知道,有人说是一对活宝,也有人说是一对冤家,也是,我和老公从认识到现在有十二年了,在这期间,我们经历了别人想象不到的风风雨雨,有过欢笑,有过泪水,有过伤痛,别人经历过的,我们经历了,别人没有经历过的,我们也经历了,这些乐与悲,只有我们自己能体会。
  
  96年的年底,我和老公经过熟人的介绍认识了。其实我并不喜欢这种恋爱方式,由红娘牵线,好像自己嫁不出去似的,不过我爸非要我去见,因为我之前谈过的那些我爸都不喜欢,没办法,见就见嘛。我最注重的就是第一印象,如果第一眼没有给我好印象,以后就是表现的再好,我也不会喜欢的。我记得老公给我的第一印象很斯文,穿着很端正,不太爱说话,很有城府的那种人,我呢,就是不喜欢这种类型的,所以当时我并没有看上。其实老公是个很贫,性格很开朗的人,可能感觉是给我留个好印象吧,故作深沉状,可是我在乎的是第一印象。
  
  说来好笑,第一次见面,我没有仔细看老公,所以也没有记住老公的样子,后来老公打电话约我看电影,我不想去。我爸喜欢他,说一看就是个很沉稳的人,要我交往一段时间。我呢,到了约会的地方,看着路上的那些男人犯疑了,到底哪个是呢,谁让我当时没有仔细看看他的样子呢?忽然,一个男的站在我的面前,我打量着他,是他吗?不太像。老公叫出了我的名字,我才“哦”了一声,跟老公去了电影院。我可是一直没有告诉老公那时候对他的模糊。
  
  就这样,我和老公谈起了恋爱,现在老公还说,那时候的我太任性,野蛮,根本就不会谈恋爱。哼,那还天天去找我干嘛?也是,那时候的我才20岁,是我最叛逆的时候。从小,我没有缺过钱,只要张口,我爸就给我,可是我没有感觉到爸爸妈妈的爱,后来爸爸妈妈离婚以后,我爸又娶了后妈,我更把自己封闭起来。那时候我的性格很极端,在外面我开朗,活泼,在家里我自私,沉默,叛逆,仇恨。后妈的挑剔和冷酷让我的性格向两极极度分散,就是在这个时候,老公走进了我,他想化解我,可是他对我的包容和忍让让我的性格分向第三个极端,暴躁,不可理喻。我记得那个时候,每当我和后妈或老公吵了架,我都把我自己关在屋子里,用小刀去割破我的手指,看着手上的血往外淌,我竟然没有一丝的疼痛,反而有一种快感。我们无数次的争吵,无数次的分手,又无数次的结合,让我和老公浑身遍体鳞伤。每次在家和后妈大吵一架,我就去舞厅,每次从舞厅出来,都看到老公在墙角默默地吸烟,等我。老公不会跳舞,也从来不去舞厅,但是他什么也不说,只是等我,可是那时候的我,竟然没有一丝的怜悯和心疼。记得又一次,我和后妈又有了一次争吵,我指着她大声说:“我恨你,我没有考上学,是你照成的,这将是我一辈子的伤疤,我恨你,恨你一辈子。”现在也是,没有考上学,是我一辈子的伤痛。我爸当时想要打我,我哭着喊:“你打呀,为了这个可恶的女人打吧,我讨厌你们。”我爸的手始终没有落下,我哭着跑出去,看到老公在楼下,我过去抱住老公:“我们结婚吧,不然,我会死掉。”老公抱着我,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
上一篇:我正在热乎乎的被窝里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 下一篇:唯一的家电是一台小型的收录机
  • 那一片的商家都怕他按月交保护费
  • 屋里空空的香港只有键盘的敲打声
  • 涵冰姐姐每次你来都说太阳雪快成
  • 也不想听到那些电话的声音
  • 妈妈正用热毛巾敷着手腕呢
  • 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都可能发生
  • 我空间里写的最多的是和老公的生
  • 这几天在香港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
  • 让姐姐对工业大学格外怜悯和疼爱
  • 孤独与寂寞的资料包围着我